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中的岁月

The Home of My Soul

 
 
 

日志

 
 

原创: 记忆中的肖像(2)

2006-08-21 18:25:42|  分类: 记忆中的肖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天我在外面玩饿了回来向妈妈要饭吃,走到床边只见母亲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动,我喊﹑我推﹑我使劲地哭她都不答应,我急了便爬上床去摇她的头、大声地哭叫也毫无反应。我惊恐了,我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只有拼死地叫喊。哭喊声惊住了路过上厕所的一位大娘,她随着我的哭喊声进屋一看一切都明白了。她便忙去托人把我的继父找来,大娘一边哭一边摸着我的头说:“可怜哪!你今后没有一个亲人了,往后怎么过呀!”我听了后哭得更厉害了。

  继父找来后,在检查母亲身体时发现母亲脖子上紧紧地缠绕着十多圈黑头纱巾窒息而死(沙巾是母亲平时缠头用的),是歹人作案还是自寻绝路就无从了解了。可怜母亲临终前我都不在跟前,什么话都没有给我留下。继父大概是为了忘却或是因为我太小也从未告诉过我任何事情。从此有关我的家庭﹑父母姓名﹑我的名字﹑年龄﹑籍贯等全都不知道。母亲死后我便成了举目无亲的孤儿了,继父便成了我唯一依靠的人。安葬母亲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母亲的墓地了,至今连她葬在何处都不知道,继父更是淡忘了。在旧社会里一个失去双亲逃难在外的孤儿将会有怎样一条险恶的道路要走我完全无能力去预料。丧母不足三月,继父又续了一个后母,年约四十左右,她虽无子女带来,但对我多是嫌弃。从此我就过早地结束了天真的童年,开始为生活而奔忙,每天都要提着蓝子去兵营卖油条,回来后还要做扫地、洗碗等家务事,管束很严,再不能象母亲在世时那样畅心地玩;再得不到母亲在世时的爱和温暖,整天是怯生生的。

 继父在讨了继母以后就在茅草竹屋里自己做油条、包子生意。因为离兵营近,生意还红火,但又难免得罪一些人。有一次因为没有赊给一个伤兵油条、包子吃,半夜里他一把火烧了我们的草屋。火势乘着干草烧得很猛很快,继父母忙着搬东西,火苗直扑到我床前,可他们就是没叫我一声,我在熟睡中被热火烤醒,自己见火势赶紧下床,抱起烂棉絮往外走。火灾后我们一贫如洗,唯一抢拿出来的是一些破烂铺盖。旧社会穷人遇灾有谁来管,谁来怜?我们只好在一个破庙里栖身,为活命继父拿起了扁担上山砍柴卖,我到兵营里去倒泔水喂猪,有的也还留作自已吃,同时还挨门挨户去乞讨,经常是饿得难忍捞泔水中浸泡得又酸又臭的红薯片来吃。如此过了一段时间,继母便要我担水和随继父去山上砍柴,这时我大约六七岁,为了生活只得硬着头皮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由于山路遥远,人小力气小,一次只能挑两小捆细柴,从大清早出门到晚上摸黑还走不到家,肩膀压得红肿,疼痛不已,继母不得不去路上接我。

 后来我们又迁到泰和,由于生活实在艰难,继父母便把我送给一个瘫痪在床的国民党军官做童佣,每天的工作是倒屎,倒尿,打水,倒剩饭,扫地等,没有工钱只管饭吃。到那以后就象到了地狱里,开初还和气些,以后慢慢地就经常挨打挨骂。瘫子打人常使你预先根本不知道,喊你做事,等你走到跟前他突然抽出床头边的棍子照你头上身上打来,使你手足无措;更有甚者罚跪碎石子上还顶上块大砖,一跪就是一两个小时不准你动,常常是跪得双膝肿痛流血不能走路。还有更残酷的是瘫子身边有个亲信专管我,当我不顺他们的心时他表面装做善良把我骗到荒山里脱光屁股用带刺的荆条抽,打得皮肉开裂,滚在地上喊叫告饶。在打过之后还恐吓威胁,不准向外人讲,否则还要加倍处罚,末了还要装作无事似的擦干眼泪回来。在这样残酷的折磨下我只有默默忍耐,我无亲人投诉又不敢逃跑,心里想的只是妈妈和家,每天都是惊恐万状小心翼翼地做事、过日子。又有一次端茶因心中胆怯,颤抖的双手将茶杯打烂一个在桌上,瘫子冷不防将碎瓷片朝我头上砸来,正打中我前额头上部,鲜血随即涌出来顺发际面部流到脖子上和衣服上。他见此情况得意地奸笑,是满意自己打得实在准,直到现在我的头顶上还留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印。

 瘫兵整天躺在床感到无聊,便弄来一只八哥鸟和笼,要我每天给八哥喂食和洗澡,洗澡要到村边的池塘里,每天一次天天如此。有一次我稍不小心鸟笼和鸟脱手漂向池塘心,怎么也够不到,心里感到事情严重,便拼命地一头扑进水里,死命地去抓笼子,呛了几口水,身子便沉到水底下了,可心里还在担心着失鸟后的大祸,就拼命地顺着塘底转身向边上爬,终于老天保佑爬到岸边出了水面,全身湿淋淋地坐在池塘边哭,鸟和笼仍在水中漂着。后来还是路过的人被我的哭泣所感动,用长竹竿帮我打捞起来,这才幸免一难。我穿着湿漉漉的衣服提着鸟笼带着呛饱水的肚子颤惊惊地回来,因怕又要挨打,不敢哭,更不敢说,只得悄悄地换了衣服去洗。时间久了村里的左邻右舍耳闻目睹我的一切遭遇,都很怜悯和同情我,暗中给我关怀。几个大娘、大婶经常约起来偷偷地拉我到她们家里,给我饭吃、给我安慰和眼泪,还怕我不懂事,再三嘱咐:“千万别叫他们晓得(指国民党军官他们),只要肚子饿了或有什么难事就到我们这里来,我们会设法帮你的忙。”邻里们的关怀和同情使我这个在世上举目无亲的孤儿得到了些许温暖,使我在这深渊之中还有一线希望。

 我的命虽苦但终还算大,幸在此未被折磨致死。瘫兵他们也开始发觉外面的群众对他们这样残忍地摧残一个小孩的不满,只得又将我送回继父母处。在归途中有一件事伤痛了我的心,使我永远难忘:还是由这个毒打我的瘫兵亲信送我回去,江西七月的酷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喘不过气来,二十多里的红土山路走得人又累又渴,何况我又小又是半饿着肚子。送我的人也实在熬耐不住,就在路边一个破旧的凉亭边躲烈日,同时买了三小碗凉粉水(木瓜水)解渴,而我只能在热辣辣的土地上看他,等他吃完。这冷酷的现实刺伤了我的心,禁不住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抽泣之声引起了其他许多歇凉人的惊异,不停地用目光看看他又看看我,在猜测这层关系。也许他此时感到有些尴尬便勉强去买了一碗,很不情愿地送到我面前。我感到一阵伤心和屈辱,心一横,硬气,宁愿渴死也不吃他的凉粉,他也就退回给卖凉粉的人,接着就继续上路。

 回到继父家里每天要做的事很多,白天出去卖油条,晚上回来挑水、扫地、买明矾,早上天不亮就要起来生火。挨打受骂已是家常便饭,但比在伤兵那儿已好得多。在家约莫过了一个不太长的时间,继母对我说:“家里生活很困难,你跟着我们也是受苦,不如帮你找个人家,给他们做干儿子去。我们托了很多人才给你找到了一个有钱人家,他家很喜欢你,只要你在那里肯听话,你的吃的、穿的是不成问题,比在家里强得多。”这时继父的态度也变得温和起来。我预感不到又会是什么命运在等待着我。现在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们,前面即使是火坑我也得跳。记得是继母亲自将我送去的, 那是一个很远的乡下, 什么村子我不知道, 这家人的庭院很宽大、屋高, 单就门坎之高我就跨不过去。 初到头几天里环境新鲜, 人亦热情, 当继母走后不几天, 一切就都变样了, 又做些倒屎倒尿、洗尿布、背娃娃、生炉子的事, 稍不如意就非打即骂; 饭从不给吃饱,不准同桌吃而是盛一碗饭蹲在墙角边去吃, 吃了头碗再不敢去盛第二碗。继母分明是把我卖在这里了, 这真是哭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 才跳出虎口又掉进狼窝。由于人地生疏,离家又远, 认不得回去, 只有忍气吞声苦度牛马似的生活。大概过了一段时间, 村里的人渐渐都知道了我的来历,小伴,老人都来问我的身世,给我予同情和眼泪。有一次一个小伴来悄悄地告诉我说:“有一个人要去泰和办事,他挺肯帮人忙的,你快去央求他带你回泰和家去。”我便急去向他哭告、央求,要求回家的伤心情景感动了他。起初他尚不敢答应,怕惹来麻烦,后来看我哭得实在可怜也就同情地说:“好吧,明天我一早就带你走,你先在一个岔路口等着我,免得被人发现,反正是小孩,坐火车不需买票,万一被人发现,你千万不能说是我带的啊!”我表态决不说出他,就这样顺顺利利地到达了泰和城。下车以后我来不及向带我的人说声道谢就直奔继父家跑去。到家门口后继父母用十分惊异的目光看着我,并问我是怎么来的,我说是爬火车来的,接着就伤心地哭起来:“他们根本不是把我当儿子,而是当佣人,每天要做很多事,还经常挨打骂,饭也不给吃饱,实在呆不下去了我才跑了回来。”继母仍还要我回去,我说死也不去,并说:“如果硬逼我去我就跑掉。”他们看我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强逼我去了。过后不久我们很快就搬了家,搬到泰和城边的一条小街子上,租得街面一间小舍檐的房子,因为临街,仍旧做卖油条的小生意。我的事情仍是起早贪黑扫地、担水、做杂务兼卖油条。在我们住街的斜对面有个铜匠店,修配钥匙及锁,兼带点小翻沙。老板姓余,是个不太守本分的嫖赌浪人,找了个很小的老婆,两口子经常吵架、打架。他还雇了一个工人,接了两个徒弟。继父很快把我送给他当学徒,说好三年期满,不给工钱只管饭吃。头一年为老板和老板娘倒屎尿、扫地、煮饭,第二年才得拉拉风箱,看着师傅翻沙炼铜。一天要工作十几小时,衣服脏得黑里透亮,口脸鼻子和手全是黑的,衣服也没有换的,全身除了眼球之外再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有时白天累了一整天,晚上还得加班加点,老板却在外面逍遥,享乐、吃喝嫖赌、抽大烟,整天不归家。

两口子经常吵架打架,弄得铺子里乌烟瘴气,事后又拿我们徒弟出气。有一次我因不慎钳烂了一个炼铜的罐子,老板便当头给了我一刷柄,打得我当即眼冒金星,头发蒙,手脚发麻,象这样的情况经常会遇到。还有,工作要苦做,饭是不给吃饱的。每餐只煮一小沙锅饭、两个淡水菜,五个人吃,吃到肚子半饱饭就没有了。又有一次是我做饭,不知老板什么时候偷偷地往饭锅里放了一块肥皂没有煮化,偏又被我添在饭碗里,一口咬去既辣又涩,我便天真地大叫起来,当即老板给了我一耳光,恶狠狠地说:“吃到一块肥皂有什么大惊小怪,吐掉就是了。”同时在一起吃饭的几个徒弟和雇工只是默不作声,这一记耳光的真实意义当时我是无法知道的。第二年末我和老板一起被收入到江西度量衡器厂,在翻沙车间工作。劳动是沉重的,吃的却是粗糠,糙米饭,顿顿都是小米菜煮汤。在这里我虽然开始有工资了,但每次都被老板领去,我从拿不到手,老板只是替我交伙食费。在厂里工人间互相偷窃成风,一次在炼铜车间我看到了一个徒弟偷我炉边的成铜,我便喊起来,结果被他的师傅跑过来揍了我一顿。我的余老板要找他讲理,过了一两天后他师傅请我余老板喝茶,谈了一阵子。老板回来对我说我看错了,并要我承认是看错了。

  • 我是一名军人,我在部队是打击毒品的,今天能看到你的作品,我深思很久。你是个很坚强的男人。你的作品中写出了你的心声,我为你而骄傲。作为军人最可贵得是从来都不说“不”字。小时侯你失去自己的亲人,过者孤单的生活。我可以理解你当时的 心情。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军事天地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热血忠魂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军事联盟★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生活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军人天地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海心岛屿♂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静静的白桦林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中华青年联盟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我爱老山兰
     
  • 老山荣军@-FQpm将该文章推送到中越战争大全
     
  • 红尘千山@-Wk-m将该文章推送到凌晨五点的风
     
  • < 14:51:54 >原创: 记忆中的肖像(2) - 梦中的岁月 - 梦中的岁月红尘千山@-Wk-m (中越战争大全主任)
     
  • < 14:54:53 >原创: 记忆中的肖像(2) - 梦中的岁月 - 梦中的岁月浅伤@-a9ep (凌晨五点的风白兔)
    凌晨五点的风:
    让我们一起寻访缘份的天空.【关注国事,关注民生】.
    原创: 记忆中的肖像(2) - 梦中的岁月 - 梦中的岁月

    凌晨五点的风推荐收藏☆ ☆请点击查看
     
  • < 23:34:29 >原创: 记忆中的肖像(2) - 梦中的岁月 - 梦中的岁月陌尘@-MNy0 (四年级学生)



  •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